2019年:“大不确定”时刻的航运应变图强谋略
作者:吴明华             来源:远洋海运网            发布时间:2019-01-07

2018年,伴随着稳步向上、复苏增长的脚步,航运业迎来了一波云开日出的好光景:运价总体得到全面提升,企业盈利持续增加,流动资金渐趋充盈,融资难度日益缓解,用工需求不断增加,企业贷款负债状况也进一步改善。根据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发布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航运景气报告,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航运景气指数为106.54点,仍处景气区间。尽管部分航运企业的景气度出现一定回调,但是总体上都已经处于微景气区间。

 

2019年进入“大不确定”时刻

 

2019年,最确定的是“大不确定”。一个“大”将不确定性在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根据多方预测,2019年将全球经济局面复杂的一年。虽然近5年来,全球经济一直处于动荡之中,但最近一年来,美国加征关税的喧嚣,不但对经济周期产生了影响,也对当前以自由贸易为基础的生产结构造成了较大的破坏。时至2019年,美国依然挥舞加征关税的大棒,成为新年伊始寒气凝结、影响两国贸易乃至拖累全球经济的最大不确定性。

 

而正是所谓的“不确定”,意味着难以预测的“黑天鹅”随时可能从天而降,从而引发市场忧虑、彷徨以及迷茫,导致经济和贸易更加严重的裂变。伴随政治、经济、贸易和地区纷争的多重“不确定”,一方面,美国经济复苏将放缓,欧元区经济表现也难有太大好转,就业率下降将导致内部消费继续下降,而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也将随着各种遏制经济复苏的因素悄然登场,而使得企业投资进一步减少;另一方面,包括新兴经济体的很多国家和地区难以适应后金融危机时期低利率时代的结束,而最要害的缺乏流动性,则将把它们逼向难以招架的新衰退期。

 

在全球经济和贸易“不确定性”增加和放大的态势下,航运复苏的进程羸弱而或中断,引导市场预期和信心降低、最终传导到航运市场的实体波动下滑。2018年下半年,在美国加征中国出口商品关税甚嚣尘上时,美国进口商纷纷赶在关税上调前提前采购,由此拉动美国航线班轮货量和运价急速攀升。预期2019年第二季度亚洲出口增速将放缓,同期,随着全球增长放缓,预计2019年整个亚洲地区的出口增长也将从2018年的9%降至5%左右,由此可以预见,跨太平洋航线难以不出现货量下滑甚至班轮撤线的景况。

 

根据中国航运景气调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航运景气指数预计为98.05点,再次跌入不景气区间,集装箱、港口、航运服务企业景气值均跌至不景气区间。中国航运信心指数预计为90.44点,下降19.32点,也大幅跌入不景气区间。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分析认为,中国航运景气指数两年之后将再次跌入不景气区间,代表着自2016年四季度开始的本轮航运景气周期将要结束,中国航运业将进入一个阶段性调整阶段。“不确定”或将是本轮航运复苏停步中断的最大幕后黑手。

 

全球经贸大变数打乱航运复苏的节奏

 

“2018年的信心指数是4年以来最高的”,马施云航运和交通合伙人Richard Greine如是说。以干散货市场为例,及至2018年底,整个市场呈现出供求平衡的难得好时光。据船舶经纪人Allied Shipbroking市场报告分析,干散货市场2016年初陷入低谷之后,货运费率就开始一路飙升,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从2016年的平均值676升至2017年的1149,至2018年下半年达到1351。其中巴拿马型船和超灵便型船表现尤为突出,年度平均TCA收益上涨了将近21%,灵便型散货船增加了13.5%,好望角型船的BCI-5TC提高了8.6%。

 

业内人士认为,2018年干散货市场所有主要船型的实际波动值都有明显下降,灵便型散货船波动值下降52.7%,巴拿马型船和超灵便型船分别下降41.5%和37.9%,好望角型船则下降15.2%。按全球干散货船队规模看,共有10198艘超过20000DWT的船舶,新船订单共有907艘,占干散货船队总量比例的8.9%。即时完全没有船舶拆解并且所有计划中的交付都如期进行,2019年的散货船队规模最多也只有5.3%的增长。

 

航运市场这一轮复苏与十年低迷相较,短暂到两年的节奏,在中美贸易战的风云笼罩下,很快被全球经贸的“大变数”所打乱。中国航运景气调查则显示,80%的航运企业认为本轮复苏周期将不再持续,2019年中国航运将出现阶段性盘整,更有47%的企业预计2019年航运市场将较2018年出现下调,其中38.8%的企业认为市场将小幅下调,8.2%的企业认为可能再次探底;仅有20%的企业预计2019 年航运市场将温和向好。45%集装箱海运企业认为2019年将小幅回调,46%干散货海运企业认为2019年出现下滑。

 

从2018年四季度看,市场复苏的节奏已现日趋低弱端倪。据马施云航运和交通合伙人Richard Greine分析,航运信心指数在接近2018年底出现小幅下跌,除了船舶经纪人的信心指数从4.9上涨到5.2,船东的信心指数从6.8降至6.4,经理人的信心指数从6.2降到了6.0,承租人的信心指数则从7.0降至6.8。从地区来看,欧洲和北美地区有所下滑,分别从6.2和6.8降到6.1和5.2。亚洲地区则保持平稳,维持在6.3。

 

关注与把握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新机遇

 

2018年被认为是“百年未遇大变局”的开启之年。联合国贸发会议在2018年报告中发出警告,认为虽然海运贸易前景光明,但“内向型政策”的增多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等下行风险仍然影响着全球海运市场的前景。报告强调指出,目前最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和美国——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之间,以及加拿大、墨西哥、美国和欧盟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可能导致贸易战,都将破坏经济复苏、重塑全球海上贸易格局并抑制全球海运前景。

 

事实上,全球海运贸易的内涵和格局已经由后全球化时期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重塑而悄然变化。“随着全球化不断发展、国际分工日益深化,一种产品生产分工在一个地区或一个国家内部完成逐步变成全球范围内跨国分工完成,形成了全球化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一个产品生产由一个企业、一个地方生产变成全球生产、全球销售,商品贸易不再是简单的产业间贸易,而是产品内贸易,全球产业链发展造成了中间品贸易在国际贸易体系中迅速增长,国际贸易的重心从最终品贸易转移到中间品贸易”,去岁末,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论及全球贸易新格局新趋势时认为,2010年以来,全球贸易中约有60%来自中间商品和服务贸易,它们分布在最终商品生产和服务生产的不同阶段。生产力变化会推动生产关系调整。全球价值链也对传统经贸规则提出新挑战。

 

从中美贸易战的窗口,人们可以窥见全球化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正在发生重大演变和调整。统计显示,全球服务贸易中有50%以上已经实现数字化,超过12%的跨境货物贸易通过数字化平台实现。预计今后10—15年时间,全球货物贸易呈2%左右的增长、服务贸易量15%左右的增长,而数字贸易则是25%左右的高速增长,20年后全球贸易格局将形成三分之一货物贸易、三分之一服务贸易、三分之一数字贸易的格局。尤其是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与应用,不仅推动货物贸易增长,同时还使服务贸易更加便利化,并由此催生新的服务业态。

 

对于中国航运业而言,全球化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演变和调整的机遇,需要关注和把握的时点来得并不晚。2018年岁末,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进博会期间听取洋山港四期自动化码头建设和运营情况介绍时指出,经济强国必定是航运强国。洋山港建成和运营,为上海加快国际航运中心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扩大对外开放创造了更好条件。他希望上海把洋山港建设好、管理好、发展好,加强软环境建设,不断提高港口运营管理能力、综合服务能力,在我国全面扩大开放、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更大作用。

 

航运强国的定位决定了航运业的担当。面对全球产业和贸易演变发展的新趋势、新机遇,航运业应当主动拥抱全球产业与贸易发展的新浪潮,适应新形势、把握新特点,将是2019年航运业图强与发展的主旋律。